流量業務陷入瓶頸 同程藝龍布局金融會否“病急亂投醫”?

股票 2019/6/18 16:36:36

K圖 00780_21

  今年以來,在監管趨嚴的背景下,諸多玩家已經逐步收縮金融業務板塊,但記者卻發現,同程藝龍依舊逆勢選擇擴張之路。

  近期,中國光大銀行蘇州分行與同程藝龍達成戰略合作,為其旗下“同驛貸”產品提供創新金融服務支持。業內人士指出,作為同程藝龍的主要業務著力點,同程金服的業務發展似乎進入了瓶頸,同程藝龍只能逆勢向金融領域跑馬圈地,以此突破瓶頸,但此時布局金融板塊是否是最佳時機,還不能夠完全評判,如果一旦布局失敗,同程藝龍可能會上演一出“病急亂投醫”的鬧劇。

  折射出變現焦慮

  近日,同程藝龍發布上市后第一份季度公告。根據公告顯示,今年第一季度,按合并基準,實現收入17.83億元,同比增17.5%;經調整的凈利潤達4.49億元;經調整凈利潤率為25.1%,較去年同期有所下滑。

  同時,平均月活躍用戶由2018年同期的163.4百萬人同比增22.0%至199.3百萬人;平均月付費用戶由2018年同期的16.9百萬人同比增36.7%至23.1百萬人。

  然而同程藝龍的增長卻離不開以微信為主的騰訊“流量池”。相關數據顯示,2019年一季度,同程藝龍平均月活躍用戶達到1.99億人,其中1.73億人來自騰訊旗下平臺,占比進一步提升到了86.9%。

  同程藝龍表示,受益于騰訊的戰略合作伙伴關系及自身有效的銷售及營銷策略,公司擁有較低的獲客渠道成本和更為穩定的用戶黏性,特別是借助對小程序趨勢布局,同程藝龍實現了對用戶、尤其是一線城市用戶的高觸達和高轉化。

  但在《騰訊合作協議》中有約定,即:同程藝龍在2021年7月31日前,都是微信及移動QQ的移動支付界面火車票機票及酒店的獨家運營方。

  值得注意的是,同程藝龍也有著自己的金融版圖,為游客和旅游企業提供安全、穩定收益、定制化的金融服務。不過記者發現,同程金服卻不能從騰訊引流的客戶中分得一杯羹,而只能依靠官方渠道開展金融業務,顯然這對于公司的規模擴張也非常不利。

  此外,同程金服對于同程藝龍的的貢獻也微乎其微。數據顯示,2019年一季度,僅酒店和交通收入就占據了同程藝龍總營收的98%以上。但對比諸如攜程、去哪兒等,這些公司的金融業務已明顯遙遙領先。

  為什么要做金融?

  公開資料顯示,同程金服成立于2015年底,注冊資本為1億元。表面上看,同程金服是上海引旅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獨資的金融服務公司,但其最終的控股股東卻是同程藝龍。

  為什么互聯網公司都要涉足金融?在業內人士看來,不外乎以下幾點原因:

  一是隨著互聯網C端新增流量幾近枯竭,流量焦慮彌漫互聯網公司,如何把既有流量開發出更多價值成為他們要解決的下一道難題。

  二是廣告與金融被稱為互聯網流量變現的兩大捷徑與利器,靠金融業務可以直接獲得不菲收益。

  三是當互聯網公司發展到一定程度,原有核心業務的增長紅利就會慢慢消失,需要拓展新的業務。

  四是生態布局的需要,未來趨勢是金融業務在大公司生態體系中的價值將會越來越凸顯。

  于同程藝龍而言,以上幾點均有可能是其布局金融業務的考慮。

  流量方面,據同程藝龍2018年年報顯示,截至2018年末,其平均月活躍用戶1.75億,同比增長44.6%。

  值得注意的是,同程藝龍目前的大部分流量來自微信的生態體系,對騰訊依賴明顯。對此,同程藝龍首席戰略官吳嘉竹曾回應稱,騰訊小程序的社交屬性為公司帶來穩定流量,同時二者也是相互依賴,“其實是相互需要”。

  業務方面,如今在線旅游行業紅利逐漸消退,同質化現象嚴重,加上居高不下的成本,越來越透明的利潤空間,使得原本低頻次的消費方式給行業帶來的最終結果是利潤非常有限,而這種情況,也顯然無法撐起同程藝龍的市值

  記者注意到,就在近日,同程藝龍遭遇了股東配售套現。據銷售文件披露,代同程藝龍部分雇員持有2016年股份激勵計劃發行股份的Wonderful Holidays Limited,以及股東Wonderful Land Limited、Cheerful Fishes Limited和Great Long Tour Limited,以每股15.25元至15.75元,配售4350萬股,套現6.63億至6.85億元。

  廣發證券分析師胡翔宇表示,中國OTA行業競爭激烈,未來可能有更多的國內參與者以及尋求擴張的國際旅游公司將會加入競爭。另外旅游服務供應商之間不斷變化的競爭格局也有可能對公司產生不利影響,特別是酒店和航空公司不斷加大其線上銷售力度,未來主要供應商之間的整合和結盟可能會導致OTA的議價能力減弱。

  此外,從金融布局角度講,攜程、去哪兒、美團等都已范例在前。某互聯網從業者對記者分析,互聯網公司發展起來后巨大的用戶流量可以形成數據閉環,這對天然就依賴于流量、用戶和大量數據的金融業務十分友好,而金融業務在自身拓寬渠道和業務的同時也可以不斷給原生業務提供支持,可以說是雙贏。

  捆綁銷售令人反感

  今年是同程金服成立的第四年,雖然業務體量不大,但記者發現,其已涉及投資理財、旅游消費、企業融資、借貸等領域。然而,據部分用戶反饋,其在運營過程中的捆綁銷售等舉措,卻令人十分反感。

  例如,“提錢游”等宣稱,其日利息低至0.02%。但有用戶反映,在同程金服使用“提錢游”或“程程白條”在被拒后,可通過購買同程旅游相關產品來實現增信。

  “同程旅游本來是旅游的項目,結果還有借款,借款時還要買借款提速服務,費用199元,不買借不到錢,希望有關部門管一下。”用戶李女士在聚投訴上如是說。

  然而,上述用戶投訴的內容并非個例。記者發現,就在一個月前,另一名用戶在黑貓投訴上稱:“上個月我在同程金服申請借款1300元,在借款之前,要求我購買199的會員卡,否則就不能借款,如果借款不成功的話就退回那199塊錢。”該用戶表示,購買199元會員之后,他成功借到款1300元,一個月后需要還款1339元,然而加上借款前支付會員卡的199元,該用戶實際支付金額為1538元。據此計算,該筆借款的實際年利率高達220%,已經遠遠超過了監管要求的36%的紅線。

  值得注意的是,對于此舉,不論是用戶還是在業界看來,都被視作同程金服在經營過程中不太規范。

  “市場交易要遵循自愿原則,大家意向一致達成交易,如果信息披露很不充分,導致忽略或默認勾選,這樣的話就有些不好的嫌疑”。上述從業者表示,如果強制購買,沒有有效的信息披露與消費者告知,或者雖然可自主選擇,但默認為購買且取消購買手續繁瑣的話,這種現象確實是值得關注的。

本文鏈接: http://www.dglyit.tw/gupiao/201906/1739619.html

評論

体彩江苏7位数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