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聯關系及關聯交易

債券 2019/6/18 16:09:00

  所謂關聯關系,按照《公司法》規定,是指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與其直接或者間接控制的企業之間的關系,以及可能導致公司利益轉移的其他關系。關聯交易就是企業關聯方之間的交易,關聯交易在市場經濟條件下是不可避免的。從有利的方面講,交易雙方因存在關聯關系,可以節約大量商業談判等方面的交易成本,并可運用行政的力量保證商業合同的優先執行,從而提高交易效率。從不利的方面講,由于關聯交易方可以運用行政力量撮合交易的進行,從而有可能使交易的價格、方式等在非競爭的條件下出現不公正情況,形成對股東或部分股東權益的侵犯,也易導致投資人/債權人的利益受到損害。

  一、關聯關系認定

  《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辦法》把持有上市公司5%以上股份的法人或一致行動人、持有上市公司5%以上股份自然人及其關系密切家庭成員認定為公司關聯方,且在過去12個月內具備上述條件的也被視為關聯方。

  《企業會計準則第36--關聯方披露》將關聯方細分為10類:

  1。公司及其母公司。包括直接或間接控制公司的母公司。

  2。公司子公司。包括直接或間接受公司控制的子公司。

  3。同一控制人下的其他公司。

  4。對公司實施共同控制的投資方。

  5。對公司施加重大影響的投資方。

  6。公司聯營公司。

  7。公司合營公司。

  8。公司的主要投資者個人及與其關系密切的家庭成員。

  9。公司或其母公司的關鍵管理人員及與其關系密切的家庭成員。

  10。公司主要投資者個人、關鍵管理人員或與其關系密切的家庭成員控制、共同控制或施加重大影響的其他公司。

  總的來看,母子公司之間,兄弟公司之間,合營公司投資方與被投資方之間,聯營公司投資方與被投資方之間,公司與股東、董監高及與其關系密切家庭成員之間,公司與主要自然人投資人之間,公司與公司的關鍵管理人員及關系密切家庭成員之間,上述人員控制、共同控制或者施加重大影響的公司與公司之間均構成股權關聯關系。

  形式上,關聯公司分為兩種,即顯性關聯隱性關聯顯性關聯主要是指股權被他人或第三人控制,被主要投資人或近親屬直接間接控制的方式,產權關系可以從公司章程、持股比例中得到驗證;隱性關聯是企業之間一種表面上不顯露關聯關系而實際上隱含有投資關系或在經營決策、資金調度、生產經營存在控制或影響關系的關聯方式,如通過隱名出資、交叉持股、委托代理等形式達到間接控制公司的目的。

  關聯交易的類型一般可分為業務關聯融資關聯業務關聯是指關聯公司之間進行生產經營交易,這類關聯公司往往是上下游公司;融資關聯是指公司為其關聯公司融資提供保證擔保或抵質押物等增信措施,使得關聯公司能獲得更多的授信額度或更低的融資成本,也有公司通過投資等方式對關聯公司直接提供資金支持。

  二、關聯風險識別

  關聯公司間的信息溝通效率要強于外部企業,正當的關聯交易有助于公司間整體協作,從而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分散風險。但關聯公司間同樣面臨資金占用、交易顯失公平、擔保代償等風險,對公司正常經營造成影響。在債券違約或風險暴露發行人中,關聯關系存在但不限于以下情景。

  1。關聯方對資金占用

  資金占用是指公司關聯公司對公司資金形成占用。長期的資金占用會對公司正常運營造成影響。與關聯方應收賬款、其他應收款規模大,逾期未能收回,且未計提壞賬準備,將會導致報表失真,利潤虛高,從而誤導投資人。同時長期資金占用也會對公司其他股東利益造成損害。對資金的占用一般通過三種途徑:一為直接占用資金;二為通過投資、理財等方式將公司資金轉到關聯方;三為通過貿易方式,以預付賬款形式向關聯方支付采購款而長期不進行結算、應收關聯方貨款而長期掛賬,或虛構貿易,通過控制上下游,偽造貿易記錄方式,將資金在關聯公司間進行劃轉。

  案例1:華映科技母公司占款難收回

  發行人:華映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華映科技,000536.SZ)

  截至2018年底,華映科技(已無存續債)被實際控制人中華映管股份有限公司(“中華映管”)拖欠應收款項高達4.58億美元,折合人民幣超過31.4億元。而其實際控制人已進入破產重整,拖欠款項無法收回的概率很大。根據華映科技2016、2017年度報告和2018年三季報顯示,應收中華映管款項對應期末逾期金額分別為3.82億元、5.5億元和13.00億元,相應的壞賬準備計提金額僅分別為1,911.05萬元、2,749.45萬元和6,499.16萬元,公司對中華映管應收款均計入單項金額重大的應收款項,2016年、2017年均未按賬齡進行壞賬計提,對投資人造成了嚴重誤導。如當期將逾期占款全部計提壞賬,對應的資產負債率將變為31.67%、39.93%和51.85%(公司報表披露為30.9%、38.92%和48.99%),而利潤總額也將大幅下修。

  案例2:海航集團占用子公司募集資金用以償還自身到期債務

  發行人:海航集團有限公司(“海航集團”)

  風險程度:F2

  海航集團未能在“16海航01”到期日3月18日償付35億元到期本金。據21世紀經濟報道等媒體消息,海航集團旗下海口美蘭國際機場有限責任公司3月19日發行的10億元超短期融資券用于償還“16海航01”的部分本金。而美蘭國際機場發行的該期超短融募集說明書中載明的用途為償還銀行貸款。海航集團占用美蘭國際機場資金,或將導致美蘭國際機場流動性壓力增大。

  案例3ST康得新因股東挪用現金而觸發流動性風險

  發行人:康得新復合材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ST康得新,002450.SZ)

  風險程度:已違約

  康得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康得集團”,聯合咨詢給予紅色預警等級)為ST康得新第一大股東(截至2018年9月30日,第一大股東康得集團持有康得新24.05%股權),二者構成關聯關系。ST康得新于1月15日公告稱因流動資金緊張,“18康得新SCP001”未能按期足額償付到期本息10.41億元。而其2018年9月末賬面的貨幣資金高達150.14億元,現金及現金等價物余額為143.13億元,大量資金去向存疑。

  1月21日,ST康得新公告稱,在證券監管部門調查和公司自查過程中,發現存在被大股東占用資金的情況。但具體金額未披露。

  據媒體消息,在債券持有人大會上,ST康得新表示大股東資金挪用部分在100億元以下。上市公司和集團的資金被混在一個資金池里,大股東康得集團從中挪用大量資金,一是用于投資碳纖維項目,二是集團通過大量股權質押貸款,在股價下跌的情況下以挪用的資金進行補倉。

  互為母子公司的康得集團與ST康得新資金混用,造成了ST康得新大量資金被占用,最終導致債券違約。

  案例4:隆鑫控股通過信托計劃占用上市子公司資金

  發行人:隆鑫控股有限公司(“隆鑫控股”)

  風險程度:藍色

  隆鑫控股為上海豐華(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豐華股份,600615.SH)第一大股東,二者構成關聯關系。

  3月28日,豐華股份在回復上交所問詢函的公告中稱,豐華股份2018年3月以4.8億元認購信托計劃,信托資金用于認購重慶新兆投資有限公司(“新兆投資”,隆鑫控股間接控制的企業)的非公開債務融資憑證,新兆投資將該筆資金劃轉給隆鑫控股用于償還金融機構借款。但豐華股份未能如期償付該信托計劃的本金。豐華股份表示購買信托計劃的決策并非出自自身,而是由股東隆鑫控股時任總裁決策、安排及推動。

  鑫隆控股通過信托計劃,將子公司豐華股份資金挪為己用,用以償還自身債務,卻導致豐華股份不能如期歸還所融資金,對華豐股份其他股東利益造成損害。

  案例5三圣股份實控人通過貿易方式占用公司資金

  發行人:重慶三圣實業股份有限公司(三圣股份,002742.SZ)

  風險程度:F3

  三圣股份及重慶青峰健康產業發展有限公司均為潘先文、周廷娥夫婦所控股的公司,二者構成關聯關系。

  4月12日,三圣股份在回復深交所關注函中稱,2018年度公司控股股東累計非經營性占用公司資金4.49億元,占公司2017年末經審計凈資產的27.48%。2018年5月至12月,三圣股份以預付款形式向部分供應商劃出資金合計4.49億元,上述款項經由供應商按三圣股份指令劃轉至三圣股份實際控制人所控制的重慶青峰健康產業發展有限公司賬戶。截至4月10日,仍有1.67億元(不含資金占用利息)尚未歸還。

  4月16日三圣股份再次收到深交所關注函,要求三圣股份以列表形式詳細披露公司未履行內部審批決策程序并實際被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占用資金的具體情況等。關注函要求,三圣股份自查截至目前除上述資金占用事項外,是否存在其他違規對外擔保或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等關聯人非經營性占用公司資金的情形;結合公司控股股東的資金、股份質押等情況,詳細說明其清償非經營性占用公司資金的解決措施和時間安排;說明公司目前的內部控制措施是否符合相關規定,內部控制制度是否完善、有效,是否存在重大缺陷。

  2。關聯交易顯失公平

  關聯公司之間以高溢價(低價)轉讓資產(股權),以粉飾一方財務數據、進行利益輸送,對投資人造成誤導,損害投資人利益。

  案例6:潤達醫療高溢價收購關聯公司被證監會否決

  發行人:上海潤達醫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潤達醫療,603108.SH)

  風險程度:藍色

  2018年12月27日,潤達醫療發布公告稱,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資產并配套募集資金暨關聯交易事項未獲得證監會上市公司并購重組審核委員會審核通過。

  原定交易預案中,潤達醫療擬通過向交易對方以非公開發行普通股并支付現金的方式購買交易標的,并非公開發行股份募集配套資金不超過5.35億元,其中部分用于支付本次交易的現金對價,剩余部分用于支付本次重組的相關費用。交易對價11.37億元,其中現金對價4.96億元,股票對價6.41億元,合計增值率高達428.21%。交易標的包括蘇州潤贏醫療設備有限公司70%股權、上海潤林醫療科技有限公司70%股權、杭州怡丹生物技術有限公司25%股權、上海偉康衛生后勤服務有限公司60%、上海瑞美電腦科技有限公司55%股權。

  3。擔保代償風險

  公司為關聯公司擔保,雖可增加關聯公司的授信額度,但當關聯方經營不善、出現債務逾期時,公司存在代償風險。且如果為違規擔保,對不知情的公司其他股東和債權人利益造成損害。

  案例7中超控股前董事長違規為關聯企業提供擔保

  發行人:江蘇中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中超控股,002471.SZ)

  風險程度:橙色

  黃錦光為中超控股第一大股東深圳市鑫騰華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也是中超控股前董事長、實際控制人。黃彬與黃錦光為父子關系,黃錦光、黃彬及其控股其他公司與中超控股均構成關聯關系。

  2019年2月28日及4月2日,中超控股發布公告稱,黃錦光以中超控股名義為自己或其子控股其他企業貸款提供擔保,擔保材料上加蓋的中超控股公章涉嫌為黃錦光私刻。共涉及12項逾期貸款,未償還本金共計6.17億元,占中超控股2018年末凈資產的25.2%,為2018年全年利潤總額的437.59%;而中超控股2018年末現金及現金等價物余額僅為1.39億元。如最終由中超控股代償,將會對中超控股經營造成嚴重影響,同時對其他股東利益造成損害。

  三、總結

  關聯關系導致的不正當關聯交易損害了投資人/債權人的利益,現行法律對關聯交易的基本態度是對不公正關聯交易給予禁止。《公司法》第21條規定,公司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利用其關聯關系損害公司利益,給公司造成損失的,應當承擔賠償責任。并且給出了防范不正當關聯交易的具體可操作的條款,如第125條規定:“上市公司董事與董事會會議決議事項所涉及的企業有關聯關系的,不得對該項決議行使,也不得代理其他董事行使表決權。該董事會會議由過半數的無關聯關系董事出席即可舉行,董事會會議所作決議須經無關聯關系董事過半數通過。出席董事會的無關聯關系董事人數不足3人的,應將該事項提交上市公司審議。”公司法有關股東訴訟、股東代表訴訟、累計投票制度、獨立董事制度、公司對股東和實際控制人擔保的規定等,也都有助于調整公司不正當關聯交易行為。

  雖然法律法規對關聯交易作出了相應的規范,但從上述案例中,不正當的關聯交易仍屢見不鮮。投資人在對發行人進行風險識別時,除資料可查的顯性關聯關系外,還要識別發行人與其他法人、自然人之間是否存在迂回投資、交叉持股、委托代持等隱性關聯關系。關注公司之間的關聯交易,對財務報表中應收預付類長期掛賬款項進行分析,判斷公司交易的真實性,分析是否存在自有資金被關聯公司無償占用情形;對關聯交易公平性進行判斷,偏離正常價格較大的交易存在關聯方利益輸送的可能。同時對關聯公司間融資擔保進行關注,衡量關聯公司相互間風險的傳遞和擴散。

(文章來源:聯合咨詢)

本文鏈接: http://www.dglyit.tw/zhaiquan/201906/1739416.html

評論

体彩江苏7位数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