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會計差錯更正識別債券信用風險

債券 2019/6/18 16:09:00

  《企業會計準則第28號——會計政策、會計估計變更和差錯更正》

  會計差錯是指由于沒有運用或錯誤運用編報前期財務報表時預期能夠取得并加以考慮或批準報出時能夠取得的可靠信息,而對財務報表造成省略或錯報。對于不重要的前期差錯無需追溯重述,直接調整當期相關項目;對于重要的前期差錯則需采用追溯重塑法調整。公司出現會計差錯主要系會計確認不當和計量有誤等因素導致,其中又以會計確認不當產生差錯的情況最為常見。

  在證監會規定的年報披露截止日,康美藥業在公布《2018年審計報告(保留意見)》的同時,還掛出了一份《會計差錯更正公告》,將2017年貨幣資金調減近300億元。更正公告指出該差錯系核算賬戶資金存在錯誤所致。公告當晚,上交所即向康美藥業發出監管函,并在五一小長假過后首個工作日再發長達2,500字的問詢函。此事同樣引起不少(自)媒體再次指出其存在財務造假行為,上市公司和債券發行人財務真實性再度成為市場熱議話題。

  真實有效的財務報表是投資者分析債券發行人經營和財務的基礎和前提。隨著近年來違約事件的增加,財務報表可信度存疑問題也日漸凸顯,其中業績變臉事項明顯增多。尤其進入2019年來,不少公司在1月份的業績預告中表示2018年為盈利,但隨后多次下修業績,最終年報披露實際為虧損。對于該種現象,中國注冊會計師協會于2019年4月4日公告提示注意相關會計師事務所的審計風險,要求事務所密切關注和恰當評估上市公司預告業績大幅變動對年報審計工作可能產生的影響,特別對修正后業績明顯低于修正前業績的公司應警惕其是否存在舞弊風險。

  導致公司發生業績變臉的原因包括政策、行業等外部因素,以及業務運作、公司治理等內部因素,財務表現上涉及商譽、公允價值變動等非經營性損益因素,另有部分企業因發現前期會計差錯或變更會計政策/估計對以前年度財務數據進行追溯調整引起的業績大幅度變動。

  一、會計確認不當產生的會計差錯

  1。與權責發生制確認時間不符的會計差錯

  《企業會計準則》規定,會計核算應當以權責發生制為基礎。因此對于提前或推遲確認收入、將不應確認的收入在期末未予及時調整的,均屬于與權責發生制確認時間不符而產生的會計差錯。

  案例1。正源房地產上市子公司追溯調整會計差錯被ST

  發行人:正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正源地產”)

  2018年4月,正源地產上市子公司正源控股股份有限公司(ST正源,600321.SH)發布《會計差錯更正公告》:ST正源2017年、2016年和2015年分別確認即征即退增值稅款(“營業外收入”)2,100.81萬元、1,340.75萬元和261.98萬元,但由于長時間未能收到退稅款,上述款項已不符合《企業會計準則第16號——政府補助》的確認規定,遂對2015年、2016年和2017年1~9月報表相關科目進行追溯調整。調整后,ST正源因該會計調整事項形成3年連續虧損,于2018年4月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

  1 ST正源2015~2017年會計調整前后凈利潤對比

凈利潤2015年度2016年度2017年前三季度2017年度
調整前(萬元)-5,707.90414.41589.19--
調整后(萬元)-5,969.88-926.62-478.26-456.74

  信息來源:發行人公告,聯合咨詢整理。

  2015年8月因ST正源違反環境保護法規被成都市環保局處以行政罰款6萬元,根據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印發《資源綜合利用產品和勞務增值稅優惠目錄》的通知”,對于因違反稅收、環境保護的法律法規受到處罰(警告或單次1萬元以下罰款除外)的,自處罰決定下達的次月起36個月內,不可享受增值稅即征即退政策。可以看出因上述環保處罰事項,在權責發生制下ST正源2015年10月至2018年9月期間不具備享受增值稅退稅的條件,但ST正源并未主動對外披露上述環保處罰事項,甚至將其忽略自行計算并確認相關退稅營業外收入。ST正源因未及時公布該述行政處罰事項,導致2016年年報重大會計差錯被四川證監局出具警示函(2018年8月)、被上交所給予譴責和通報批評的紀律處罰(2019年2月)。

  2018年,ST正源扭虧為盈,實現凈利潤3,819.95萬元,避免了退市危機。扭虧原因之一為增值稅退稅款貢獻收益1,608.21萬元。鑒于ST正源曾發生不合規確認退稅收入事項,上交所2019年4月19日針對其2018年年報再發問詢函,要求其披露是否完全符合退稅條件。

  2。賬戶分類不當導致的會計差錯

  對于債券發行人而言,債務結構錯配是對償債能力影響程度較大的賬戶分類錯誤。如,未將“非流動負債”中一年內即將到期債務轉入“流動負債”的“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科目,使得投資者對發行人未更正財務報表前的短期債務壓力產生誤解。

  案例2。玉皇化工債務期限記賬錯誤

  發行人:山東玉皇化工有限公司(“玉皇化工”)

  2018年6月22日,玉皇化工發布多達20余項《前期會計差錯更正公告》,其中對發行人償債能力影響最大的一項差錯為由于玉皇化工未對以前年度一年內到期的長期借款及長期應付款進行重分類,因此對2016年末的長/短期債務分布情況進行追溯調整。通過對比差錯調整前后的債務分布,玉皇化工2016年底存在短期債務被低估的現象。

  2 玉皇化工2016年會計差錯更正前后債務期限結構對比

科目更正前更正后
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億元)0.003.37
短期債務(億元)80.9984.36
長期借款+長期應付款(億元)14.8811.51

  信息來源:發行人公告,聯合咨詢整理。

  隨著企業的不斷發展,越來越多的發行人偏向于通過外部收購或同一控制下企業合并等方式,擴大自身規模、進行多元化經營。被收購方多會作出至少3年的業績承諾,若業績未達預期,則需根據協議作出相應業績補償。根據合并方式的不同,業績補償款的入賬科目也存在差異。

  案例3。歐菲光因錯記業績補償款調減2017年凈利潤1.87億元

  發行人:歐菲光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歐菲光,002456.SZ)

  2015年4月,歐菲光進行了一次“同一控制下的企業合并”,彼時歐非控股承諾被收購企業融創天下2015~2017年實現的累計凈利潤不低于1.35億元。

  1。歐菲光同一控制下的企業合并關系圖

  融創天下因未完成2017年度業績承諾,歐菲控股按承諾對歐菲光補償現金2.2億元。歐菲光隨即將該筆補償款計入2017年“營業外收入”科目,當年實現凈利潤10.08億元。

  根據《企業會計準則第2號—長期股權投資》規定,同一控制下企業合并所形成的長期股權投資或有對價結算差額應當調整資本公積/資本溢價/股本溢價),前述科目不足沖減的,調整留存收益。歐菲光將補償款計入當期損益的做法顯然屬于財務科目錯記。

  2018年6月1日,即在收到深交所關于其年報問詢函的半個月后,歐菲光發布了《會計差錯更正的公告》,將相關款項更正調整至資本公積,并調減利潤。更正后歐菲光2017年凈利潤為8.21億元,較業績快報披露信息相差近4億元,6月25日歐菲光因此收到深交所監管函。

  3。會計政策/估計不合規產生的會計差錯

  合并報表的編制政策、收入及成本費用的確認方式都屬于會計政策范疇,財政部對于報表的編制以及財務科目的確認都有對應的準則進行規范。如,根據《企業會計準則第33號——合并財務報表》規定,母公司應當統一子公司所采用的會計政策,母子公司采用不同會計政策進行核算并編制財務報告屬于違規行為。對于母子公司會計政策采用不一致的,應當按照母公司的會計政策對子公司財務報表進行調整,或要求子公司按照母公司的會計政策另行編報財務報表。

  案例4。黃河旋風因母子公司收入確認方式不同而對利潤表科目追溯調整

  發行人:河南黃河旋風股份有限公司(黃河旋風,600172.SH)

  2018年9月,黃河旋風公告對前期會計差錯進行更正,稱子公司上海明匠智能系統有限公司(“上海明匠”)與泰國TTC公司于2016年7月簽訂的5條金額總計0.14億美元生產線的購銷合同,在編制2016年報時未實際履行,尚不滿足驗收法下“商品風險和報酬轉移時點”的收入確認條件,故對2016年收入、利潤進行追溯調整,當年利潤因此由3.7億元調減為2.68億元。

  黃河旋風2017年審計報告被大信會計師事務所(“大信”)出具了保留意見,原因為子公司上海明匠收入確認計量存在爭議,且上海明匠未能提供財務資料。根據上海明匠原實際控制人、黃河旋風現第二大股東在接受媒體采訪中所述,上海明匠按“完工百分比法”確認收入,但黃河旋風則是按“客戶驗收確認法”。在2017年黃河旋風將審計機構由瑞華會計師事務所變更至大信后,大信要求全部項目資料齊全,但上海明匠業務發展過快,資料保存存在漏洞,難以滿足審計要求。

  與客戶驗收確認法相比,完工百分比法確認收入很大程度上依靠企業內控制度和判斷能力,不可控因素較多,加之子公司未能按要求提供審計材料,才導致大信在黃河旋風2017年的保留意見審計報告中指出其“收入確認過程中或許證據不足或者人為操縱因素”。在經過長達1年的監管部門監督、黃河旋風自查以及對上海明匠調整后,大信于2018年9月為其重新出具了無保留意見審計報告,同時對其此前收入及利潤的確認進行調整。

  二、會計計量有誤產生的會計差錯

  1。賬戶核算存在錯誤導致的會計差錯

  因核算工作疏漏而產生賬務錯誤,是導致會計差錯的又一重要原因。包括但不限于:收、發各項資產過程中發生計量和檢驗錯誤;資產發生增減變動時,未依照流程填制原始憑證并入賬;資產保管過程中,誤判自然因素影響所發生數量和質量上的變化(該種情形多發生于生物性資產)。

  案例5。康美藥業調減2017年末貨幣資金近300億元

  發行人:康美藥業股份有限公司(康美藥業,600518.SH)

  早在2018年康美藥業便被外界和媒體質疑存在“存貸雙高”的財務造假問題,康美藥業也曾對此發布澄清公告,稱其大額現金掛賬系新增項目投資、產業并購和中藥材貿易等需要保持較高的貨幣資金余額所致。

  2019年4月30日,康美藥業公布的2018年報顯示貨幣資金余額較年初大幅下降94.61%,并公告稱其在2018年末被證監會立案調查后進行自查及核查,發現采購付款、工程款支付以及確認業務款項時的會計處理,以及核算賬戶資金時存在錯誤,2018年之前的收入、成本、費用及款項收付方面存在賬實不符的情況,造成2017年應收賬款、存貨及在建工程共少計208.18億元,而貨幣資金多計299.44億元,故對2017年財務報表進行追溯調整。調整后,康美藥業2017年貨幣資金由341.51億元降至42.07億元。此外,康美藥業還因2018年底信披違規被證監會立案調查、因88.79億元關聯方占款收回存不確定性及在建工程核算不規范等問題被審計機構出具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康美藥業公布2018年年報和上述會計差錯事項當日便收到上交所監管函;后于5月5日晚再遭上交所根究底式質詢,要求公司進一步核實并補充披露包括多計貨幣資金的存放方式、主要賬戶、限制性情況、是否存在違規資金使用及資金的主要去向等;貨幣資金核算出現重大差錯的具體原因、涉及的主要交易事項、交易安排、交易對手方及是否為關聯方等具體情況等多達12個事項。

  2。納入核算賬戶出現遺漏導致的會計差錯

  除上述由于核算有誤導致的會計差錯外,另有部分企業因內控制度薄弱、財務人員工作疏忽等因素致使部分賬戶未納入核算,而產生會計差錯。如,2018年10月發生2億元本息兌付違約的盛運環保便是一個典型案例。

  案例6。盛運環保因內控缺陷導致大量表外債務未納入核算

  發行人:安徽盛運環保(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盛運環保,300090.SZ)

  風險程度:已違約

  2018年4月末,盛運環保公告稱經對其銀行賬戶進行全面清理,發現前期因內部控制存在缺陷導致多個銀行賬戶未納入核算,涉及非銀行金融機構借款、民間借貸等債務,且所融資金已被關聯方安徽盛運重工機械有限責任公司占用。此事項導致盛運環保作出追溯調整后,控股股東及其他關聯方的占款金額增加9.77億元(體現在“其他應收款”)。

  對于盛運環保的關聯方占款問題,其2017年年審機構曾因“無法判斷關聯方占用資金發生壞賬損失的可能性”為其出具帶有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2018年末再次因計提15億元關聯方占用資金減值準備等導致當期虧損,虧損額度同比擴大90.33%。2019年4月25日,盛運環保因信披違規被證監會立案調查。

  在2016年業績預告日(2017年1月26日)至上述會計差錯更正公告日(2018年4月28日)期間,盛運環保共發行2只債券,最后一只為2018年1月10日發行的2億元超短融。此后,盛運環保未有新發債券,2018年度“取得借款收到的現金”較以前年度大幅下降,體現出公告會計差錯更正后的再融資能力明顯下降,最終導致2018年10月發生其首只債券違約。

  公司進行會計差錯更正,除根據財政部要求進行正常的會計政策或估計變更之外(如南寧新技術產業建設開發總公司根據2017年12月25日發布的《財政部關于修訂印發一般企業財務報表格式的通知》進行會計政策變更并追溯調整),很多發行人進行會計差錯更正系對此前財務疏漏甚至舞弊現象的糾正,在某種程度上可以歸屬于財務操縱范疇。

  會計更正在一定程度上糾正了財務數據差錯,但可能使公司主要財務指標發生重大變化,從而讓投資人猝不及防:如從盈利變虧損、短期債務規模增加、資產流動性減弱等,從而弱化公司償債能力,增加債券違約風險,以致債券投資人遭遇交易價格下降和預期違約損失。

(文章來源:聯合咨詢)

本文鏈接: http://www.dglyit.tw/zhaiquan/201906/1739417.html

評論

体彩江苏7位数走势图